详细内容

韩雪

时间:2018-06-28     作者:www.zgyjsys.com【原创】   阅读

硕导
韩雪
风采



『个人简介』


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

现任教于大连大学美术学院

副教授,研究生导师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评论文章』


《心相》

                                                      ——韩雪

   “具象绘画”指用绘画的手法来描绘现实中可辨认的对象:人物,静物或自然环境,并通过专门的技法,具象的视觉语言来体现画家的文化取向和精神取向。其中,我认为文化取向是一幅作品所蕴含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人的油画必然呈现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特征,承载着民族审美心理的投射,以及源远流长的文化密码,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深刻的民族烙印,必然会在每个人的作品中有所呈现。



   从开始学画,我孜孜以求的就是要画出最“正宗”的油画,但是20多年过去,画出来的作品往往还是“很中国”。今天,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尤其在观摩了西方众多的美术馆之后,我更加感到,如果继续束缚在是否正宗的紧箍咒下,无疑有作茧自缚之嫌:难道我还要继续重复人家几百年前已经趋于完美的工作,以期证明自己作品的“正宗”吗?相反,我倒认为,画出心有所感的作品才更重要。我们所选择的题材,只是传达自身文化、审美修养和精神境界的载体,如宋代文人画的文心、诗情、画意,虽然是小品,却是修身养性,淡泊名利,独善其身的走心之作。所以画幅和题材不在大小,重在有感而发,借物喻情,这个“情”,就是感受、感动,是真正触动心灵的创作动力。



   我之所以喜欢画肖像,是因为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唯一的,在不同五官的微妙组合中,蕴藏无尽的秘密:矜持之中也许有点隐忧,直视着你的目光中又多少有些戒备.....肖像的真意就在于画出对象的生命力,过于拘泥于形的描摹往往和精气神失之交臂。所以我始终保持对象给我的最初的新鲜感,一旦发现自己走神或者进入机械式动作,就要果断结束写生,所以我的人物写生好像都不是很充分,更像是速写,比起长时间推敲、琢磨作品,我更希望抓住转瞬即逝的某个感受,并且乐在其中。因人而异的面孔和表情对我来说无疑都像是小小的挑战,成了我一次次重新出发的原动力;面对模特,我很少浓墨重彩,而是点到为止,留有余地,浅淡迂回,追求类似写意的运笔趣味;在淡雅的虚实之间,体现人物微妙的情愫,定格于干净、无名的瞬间。



   静物方面,之所以选择颇具文学符号化的葫芦、南瓜为表现对象,在于它们本身的美好寓意,葫芦是“福禄”的谐音;南瓜寓意多子多福、福运绵长,它们是民间喜闻乐见的吉祥物,不仅寓意美好,外形也丰盈秀美,仿佛充满人性,于温润朴拙之中蕴含盎然的生命力。布置静物也是创作的组成部分,聚合、遮挡、呼应、点缀,我就像个导演在安排剧情,删繁就简,以少胜多,以中国禅意和文人画式的审美取向为依托,小小的瓜果仿佛都是演员,在聚散离合之间演绎人生哲理。“澄怀观道,卧以游之”,对我来说,画画更像是一次心灵的远游。

   总之,一个艺术语言体系的完善,总要依傍着深厚的人文背景,当异域的油画语言体系表现具有中国文化特质的思想内容、人物形象时,这种油画语言无疑会经过本土文化审美的多方面整合。正如忻东旺先生所说---“立象以尽意,”艺术形象承载的是创作者的艺术思考,画面中呈现的人物形象不仅反映人物或事项的自然特征,更隐含着艺术家的艺术特质、审美情趣和精神追求。艺术作品来源于艺术家的精神感受与艺术思考,创作过程在我看来其实就是由“物象”触发“心相”的过程。从自然到艺术犹如灵魂超度一般,技巧便是“作法”的方式。


『作品欣赏』


〔人物作品〕



〔静物作品〕



〔创作作品〕



上一页万瑞杰下一页史国娟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71-56771633
- 客服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