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资讯 >>展览活动 >> “启(起)、承、转、合”——首届武汉水墨双年展
详细内容

“启(起)、承、转、合”——首届武汉水墨双年展

时间:2017-09-07     【转载】

现代中国以来,焦虑的情绪一直萦绕在水墨画领域。民国时期,陈独秀发起“美术革命”,康有为“合中西而为大家”,蔡元培、徐悲鸿等人对水墨画的前途展开激烈的争论。新中国成立后,“艺术为人民服务”,政治倾向明确。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渐深入,文艺话语不断开放,80年代,李小山“中国画的穷途末路”令人震惊,进入21世纪,吴冠中“笔墨等于零”的论述又在学界掀起轩然大波,随着艺术市场的繁荣,“新水墨”概念令人激奋,而随着其浪潮的褪去,人们对中国画艺术的热情似乎也随之淡然。再谈水墨者,寥寥然也。


墨攻,从双年展出发

面对水墨,真的无话可说吗?王春辰在武汉水墨双年展的媒体见面会上说:“‘攻’是一种状态,它恰当地凸显了我们今天讨论水墨的时候所遭遇的文化问题。对话、对立、冲突,今天怎么样让‘水墨’这样的特殊形式在中国多样或多元的文化生态里面凸显它的意义,而不是仅仅满足于一种它就是一张画,一个既有的法则。”


image002.jpg


呼应品牌展览《水墨文章》,武汉美术馆推出首届武汉水墨双年展。总策展人樊枫、王春辰发起“墨攻”,以“启(起)、承、转、合”四个部分从时间线索、技术线索、视觉经验的线索和艺术观念的线索对“水墨”重新发问,唤起业界对水墨的再次关注。


启,中国绘画的思想与笔墨


承,“以书入画”的承上启下


转,笔墨与都市


合,融汇与变通


image003.jpg


媒体见面会现场,自右向左依次为《启》策展人黄小峰、武汉水墨双年展总策展人王春辰、武汉美术馆馆长樊枫、武汉美术馆艺术总监高小林、武汉美术馆馆长助理宋文翔、武汉美术馆展览部主任张文博


伴随展览的四个部分,“积墨成章”和“大河寻源”两个平行展、国际论坛,以及一系列公教活动构成双年展在学术和教育层面的拓展。武汉美术馆馆长樊枫在谈到双年展的整体策划时说:“跨地域、跨文化、跨国界的文化交流项目,旨在促进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展览名没有加“国际”两个字,但是不管是参展艺术家还是学术论坛都具有开放的国际的视角。就是要将水墨放在大艺术的范畴进行探讨,从而凸显水墨艺术在当代独有的文化价值。”


彼时·现实


image004.jpg


“超越”(transendent)的历史意义从来不被当做创作的具体理由,而当“今天”成为历史,优良好坏,细枝末节也就全都成了历史的证据。作为双年展第一部分“启”的策展人,黄小峰,用“沧海遗珠”来形容他这次挑选的23件明清作品,情境直接映射当下现实——承古而开今,“艺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image005.jpg


陆治、张宏、沈士充、高岑、李世佐、傅抱石、沈周、朱耷、胡慥、王武、任伯年、项圣谟、张凤仪、龚贤、袁耀、张崟、王素、仇英、董其昌、王锡绶、蓝瑛、恽向、王翚


扇面、册页、手卷、立轴,展览《启——中国绘画的思想与笔墨》由武汉美术馆与湖北省博物馆联合主办,策展人黄小峰从湖北省博物馆的众多书画收藏当中精选出23件,作为双年展的“引子”。


明清艺术家跟我们现在一样,面对着唐宋的历史,应该如何开启当下的创作?


并非每一件作品都将被载入美术史,或许我们可以提问:不被记入历史的作品是否重要,是否有重新观看的价值和意义?答案不言自明。


image006.jpg


“启——中国绘画的思想与笔墨”策展人黄小峰为观众导览


打破博物馆展览的时间线,黄小峰以“真境与奇趣”、“观物之生”、“归隐与入俗”、“与古为新”四个部分切入传统。展出作品中有明清美术名家,亦有主流美术史之外的名字,作为武汉水墨双年展的开端,《启》的意图不在于呈现完整的美术史线索,而是通过从画面形式到创作意图等多个层面的品读研究,迁想古画在彼时的情境,探讨古画对现在的价值,通过对古人绘画的趣味、对象、情境和方法的重新审视和考量,开启“墨攻”的话题。


对话黄小峰: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观看的方式



image007.jpg



与我们通常的观展经验不同,这次展览并没有展出名家的代表作品,布展也不是以时间为线索展开的,观众应该怎么去看这个展览?


黄小峰:我觉得怎么看不重要,关键是要“去看”。很多观众他不去看,他觉得这种东西我没兴趣,或者说他觉得敬畏,这个东西我看不懂我就不看了。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倒不在于“该怎么去看”。你越说该怎么去看,观众越觉得敬畏。


我是鼓励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观看的方式。作为一个研究者,进入展厅有时候我也会手足无措,因为我们看古代的东西没有一定的标准。尤其是现在,很多观众都有他自己的角度。



扇面、册页、手绢多为小幅,立轴也没有特别大的作品,是不是有意为之?


黄小峰:以现在的这种方式(展陈设计的近距离观看),看小画比较能将人带入到当时人看画的情境。观众一看这是个扇子啊,扇骨去哪了啊,当时是怎么用的啊,这样就会唤起一些当时的语境。


image008.jpg


任伯年 《花鸟图》扇页 金笺 设色 48×17cm


image009.jpg


沈士充 《云山图》 扇页 金笺 墨笔54×18cm 1627



打破时间的线索,是不是一个新的美术史视角?


黄小峰:我的名字起的很大,“中国绘画的思想与笔墨”,我想说的是,我们一提中国绘画,脑子里一下想到的就是一个完整的线索,这个线索当然很重要,但是它不是我们理解明清绘画的一个必然条件。不是说就要以现有的美术史知识去理解明清绘画的必然特性,这个展览也不是一个完整的美术史,当然,美术史的视角还是很重要。


就像我们刚才聊的,如果一个观众不了解艺术史,他能不能看董其昌,或者能不能去欣赏?我们能看懂的意思是在董其昌的意义上看懂他,如果不在董其昌的意义上看懂他,我就在当代的意义上看懂他可不可以?当然可以。


image010.jpg


沈周《萱石灵芝图》轴 纸本 设色 62×138cm


《启》的前三部分侧重于画面的故事性和叙事性,最后一部分“与古为新”可能需要一定的美术史经验才能更好地理解“仿”在作品中的意义,如果没有这样的美术史经验,怎么来进入这一部分所提出的问题?


黄小峰:这其实是理解古代艺术最难的一个方面,就像你说的,必须要有一点这个方面的知识。但是,如果没有我觉得也没关系,因为这些画家名义上是模仿某位前人,实际上也不把它当做一回事儿,他还是画他的画。如果他在画上去掉“仿”的提款,还是成立的。他说出来是为我们提示了这样一个线索。即便没有,我们还是可以去欣赏。为什么不像宋代那么写实了?为什么这个山会扭曲成这样?地平线都不那么准确了?我们还是可以去想这些问题。


这个问题在学术界也在讨论。这个部分不是直接用眼睛就能看到的,所以艺术史家罗樾说这样的话题是“艺术史的艺术”。


image011.jpg


王武 《花鸟山水图》册 纸本 设色39×29cm

image012.jpg


王翚 《仿古山水图》册 绢本 设色 17×54cm 1682


来源: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71-56771633
- 客服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