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资讯 >>热点新闻 >> 春晚书法惹谁了?
详细内容

春晚书法惹谁了?

时间:2017-02-06     【转载】

最近,微信朋友圈神秘侠客的一篇小短文被疯传,《恶心!!这样的书法也能上春晚?》五百来字的短文,在春节期间,仅短短的两天时间,其浏览已经超过100000+。暂且不论其文字水平及思想艺术等方面的高低,仅就“网红”这两字,估计作者就已经达到了目的。但从中却可以感受到我们文化底蕴的短板和文艺批评的欠缺。

image001.jpg

因其文章不长,全文照抄如下:

朋友们都调侃“去年被‘猴’耍了,今年一定要抓住‘鸡’会”。没想到2017新年第一天就被“调戏”,为啥?因为昨晚央视春晚送出的五位当代大书法家的“福”字,侠客差点没把电视给砸了!

客官别急,咱且先听听主持人一番慷慨激昂的吹捧吧:(主持人语音略去)


image004.jpg

1、书协名誉主席沈鹏的“祝寿之福”

咱且先不说沈先生用小笔写大字,单就这结构,这笔法,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还有就是“示”字旁边那一点给谁吃了?

image005.jpg

2、书协名誉主席李铎的“富裕之福”

这象征着富裕的“福”乍看挺苍劲,细品其“田”横折钩折笔,竖画收笔,这是预示着“要想富,走险路”?

image006.jpg

3、书协名誉主席张海的“健康安宁之福”

这枯笔用的,啥也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image007.jpg

4、现任书协主席苏士澍的“亲情之福”

美这东西,还真是比较出来的,看了前三个“福”,再看苏先生的字就美多了,采用他擅长的篆书笔法,斜中取正,颇懂规矩,但实在缺乏金石高古凝炼之气!

image008.jpg

5、孙伯翔的“向善之福”


有人给侠客说孙先生的字“形散神聚”,侠客授书三十余年,思想或许太过于泥古,不思变通!

看得出来,这五位“大书法家”皆出自碑学,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本来书法上春晚,体现着国家领导对书法这一传统文化的重视,实乃国之大幸,但这“五福临门”伴随着主持人的节节叫好,侠客却感到异常心寒!

image009.jpg

这里本人需要声明的一点,我与以上五位大书法家素不相识,亦从不曾谋面,或许他们也不削与进行口舌之争。但是作为一个书法爱好者,我想问一句,他们写的“福”字是不是像本文作者说的那样差劲?或者以至于达到恶心!!竟要砸电视的程度。


首先,我们看沈鹏的“祝寿之福”。 


其评论说沈鹏用小笔写大字,相信沈先生家里大笔应该也还是有的,而且沈先生作为一位熟读书法理论的学者,更加知道小笔写大字的道理的。此“福”字恰恰表现了沈鹏书法的一贯风格和用笔特征。作者的“这结构,这笔法,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真是让人不知所述。如果单单从欣赏的层次或者眼光来看,达不到别人的境界,欣赏不了人家的东西,这些还是有情可原的。最不能令人容忍的是作者对书法常识的欠缺和无知。凡是学过书法的人应该都知道,沈先生此“福”字分明是草书的写法,但是侠客先生竟然发问“‘示’字旁边的那一点给谁吃了?”这就不是欣赏眼光的高低问题了,而是对书法基本常识都不懂得的表现了。


第二,李铎的“富裕之福”。 


侠客先生评其“象征着富裕的‘福’乍看挺苍劲,细品其‘田’横折钩折笔,竖画收笔,这是预示着‘要想富,走险路’?”李铎以魏隶入行,其书风古拙沉雄、苍劲挺丽、雍容大度而又舒展流畅。此处的“福”字中“田”的横折钩笔很明显是魏碑的写法,先写横,然后搭笔写折钩,这种写法在魏碑中很常见,和帖学中的横折钩有很强烈的对比性。最无法接受的是侠客先生竟然会联想到“要想富,走险路”,这是要把自己的思想强加于书者的节奏啊!


第三,张海的“健康安宁之福”。 

张海是河南人,他从一个小学教师直到现在的博士生导师,给我们的启示应该绝对是励志的。张海对我国书法事业的普及与热潮,发展和壮大,所做的努力和贡献,应该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其书法既有深厚而精湛的传统功底,又有个性强烈的时代气息。他楷、行、草、隶、篆五体互相生发,互相融合,用笔上一脉相承,尤其是“开叉笔”的巧妙运用,在大大增强了他作品的耐读性的同时,也定型为一个极具个性的艺术表现手法。可是,侠客先生仅仅一句“这枯笔用的,啥也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真不知道其评判作品的标准是什么?


第四,苏士澍的“亲情之福”。 


在神秘侠客的眼中,苏主席这“福”字,应该是春晚五位书家中写的最好的一位了。其评价“采用他擅长的篆书笔法,斜中取正,颇懂规矩,但实在缺乏金石高古凝炼之气!”仅这句话中,就很是自相矛盾,既然书者在行楷中采用了篆书笔法,却又说该书家实在缺乏金石高古凝炼之气,这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吗?!并且说该“福”字斜中取正,颇懂规矩。苏先生此“福”字写的中规中矩,平淡自然,何来斜中取正之说?由此可见,作者对文艺批评也绝对是门外汉。


第五,孙伯翔的“向善之福”。 


关于孙先生,我的朋友曾向我介绍,他在听孙先生上课的时候,孙先生曾说,自己是小学都不毕业的。但是孙伯翔在书坛的地位和影响,尤其是他在魏碑笔法上所取得的突破,应该是书界的共识。可以说,“孙伯翔专攻魏碑,专攻到数十年如一日用成卡车的纸来临习造像、摩崖,这种专攻劲头,惶论当代,就是与古代的大家相比恐怕也有过之而无不及。正是这种专攻,使他的魏碑笔法和线条质量跟任何一个碑学大家相比,都不逊色。”(见《中国书画报》《如此孙伯翔》,再看本文作者“有人给侠客说孙先生的字“形散神聚”,侠客授书三十余年,思想或许太过于泥古,不思变通!”真不知侠客先生授的什么书,又会把学生教到什么地方去?

image010.jpg


▲作者刘文勇写福


春晚的送“福”,体现着国家领导对书法这一传统文化的重视,也代表着我们国家人民对生活的美好愿望和期盼。我们不可否认,国内也有很多书法技法以及学识优异者。但是央视在书写的人选上,以及对“福”字的含义表述上,应该也是煞费了苦心的。尽管在启功先生去世后,大家一直公认“当代无大师”,但是,以上几位除了现在的书法掌门人苏先生年龄(68岁)上稍年轻一些外,其他四位都已入古稀之年,老前辈们所取得的艺术成就,和为当代我国书法事业所做的贡献,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也是我们晚辈后学所仰慕和学习的榜样。但当看到神秘侠客这篇“无知者无畏”的短文,竟然在短短两天时间,达到如此高的阅读量时,我们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我们的文化批评和争鸣,已经在自媒体面前沦落到如此低级的,甚至低俗的,仅仅用“恶心”、“心寒”、“砸电视”等词语来评判吗?!

image011.jpg


▲作者刘文勇写福


『作者简介』


刘文勇,

男,1980年出生于谢安故里(河南太康)

研究生毕业,书法硕士,授业恩师赵振乾先生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2016届访问学者,导师任平先生

曾任教于郑州轻工业学院易斯顿美术学院,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周口市书法家协会理事,高校书法学讲师,太康县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其作品曾在全国大学生艺术展演中获二等奖(中国教育部主办)

在“墨舞中原”河南电视书法大赛中获二等奖(河南省文化厅主办)

在“农行杯”首届中国电视书法大赛中获三等奖(中国书协主办)

在周口市首届书法展览中获一等奖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71-56771633
- 客服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