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资讯 >>评论观点 >> 俗,限制了齐白石的艺术高度
详细内容

俗,限制了齐白石的艺术高度

时间:2017-01-21     【转载】

俗,一般有两次含义,仪式大众的,最通行的,习见的,如雅俗共赏。二是指趣味不高,令人讨厌的,如俗气、庸俗。(鉴印语)齐白石是为大众接受的,同时从创作来说,也是趣味不高的,俗气的。



齐白石说:“恨不生前三百年,或求为诸君磨墨理纸。”诸君指青藤、雪个、大涤子。

他面对许多不知名和知名的画作,临其迹,学神韵。探本求源,齐白石画面有明画尚简的笔墨之风。

其画法又深受大众话口味的影响,民间艺术的熏陶。他善于学习,绘画功底厚实,锤炼金石印章能力强,但是文化秩序区分了文人画的雅与俗,他达不到审美之中的高雅,从文人画的人生态度与艺术追求来说,思想境界以不沾染庸俗为高尚清雅。

陈师曾劝齐白石不必“求媚世俗”。


民国教育部长张道藩拜师齐白石宴请会上,除蒋介石外,其余军政要员,都应邀而来,这无疑推动了齐白石在民国俗世的影响力。

他顺应三十年代北平画界,梨园流行时兴拜师之风。他收名媛闺秀梨园子弟为学生。如新凤霞,郭秀仪。

他将中国画仅仅维系在社会生存之中,抛弃了传统文人守护的雅,喜好结交名流与巴结非富即贵之人。说是巴结,有些难听,却也直接。来自底层的画家,不巴结高层,难以有大名声。

他做不到清高出世,只有投人所好,取媚于人,丧失独立之人格。如果要他达到大彻大悟、高贵洒脱、特立独行之出世,根本不可能。



他做到了左右逢源。受民国蒋介石、新政府毛润之欢迎。

人俗,画就雅不了。

俗,容易流行,容易学习,虽达不到较高的审美层次,学起来方便。许多人取貌遗神齐白石,一望可得,以学齐白石为捷径,因因相陈,徒事临摹,却始终得不到提高。


如果改学徐青藤石涛等,不容易模仿,难得其中要领与奥秘,他们的艺术属于神逸之间,取法乎上,得乎于中,学久了,却有风骨意境等内涵学得来。

齐白石的作品,为什么少内涵?

每一幅画皆是画家内在修养、人品、学识的反映。也许,画家出身社会层次的高低有时候决定了他的对社会对艺术的追寻。齐白石,从木匠开始,雕花匠,画匠,为了生意。曾在桂林,卖画刻印为生。


家境不宽裕,他没有怨天尤人,也没有就此沉沦,而是通过自己的一双手,改变现实的贫困。齐白石出人头地,渴求名利钱财的心迫切。


他天性聪颖,擅长将高雅的题材变为比较通俗的味道,买画者络绎不绝。三十多岁以后,收入越来越丰,为了迎合买者的喜好,重复性大,投其所好,一味媚俗,限制了自己的创造性,其作品高度难以提升。

他只想把“一个普通中国人民的感情画在画里,写在诗里”。他最合平民的节拍,看样子白须飘飘,一副高人之相,实则人品并不高。表现在画里,没有高不可攀的雅,只有为生奔波的心眼,在乎钱财的俗气。

想起如今,一些画作,俗,却赢得了土豪们的审美肯定。

俗,在任何时代都有市场,而且市场一直火爆。

心理学认为,需要,是有机体活动的积极性源泉,是人展开活动的根本。他的生存要求比起艺术追寻,更迫切。齐白石的需要,意识里是是生存下去。即便金石刀法填充了古朴之气,也难改他的俗气。

我翻阅中央编译出版社所编《中国名画全集》,所选齐白石作品仅二幅,皆为八九十所作,作品自由奔放,笔法老辣,俗中见雅。齐白石本人艺术的修炼,做到了“越老越不俗”,两幅作品简朴纯真,金石功底彰显。


一颗率真的不老童心,他走入艺术中自由的王国,画出了大写意的作品,可惜,有少又少。纵观他的一生作品,俗,依然是他的面目。

人们通常把现代艺术看做是蔑视过去并对过去弃之不顾的东西。我观20世纪的齐白石,其情趣,线条,墨色,节奏,韵律,无不表达着中国画的传统之感。

他的作品,“无非是这些样式的复制。”他没有开创新的画法,缺乏艺术高度,他只是沿袭传统,将减法做到极致而已。除此之外,我看不到生生不息,无穷无尽的新意。


从内容上看,他画的是文人嫌弃的绘画题材,而选乡村生活中见过的鸡鸭鱼虾,白菜萝卜,蟑螂葫芦,没有开辟新面目,新境界。

这就是艺术家的追求吗?艺术应该比日常视觉所见到的更多。齐白石的画,只是印证了生活,满足了世俗,流于浅薄简单,没有深奥内涵,没有新的突破。他的笔墨章法,一眼就可识透。


石涛云:“受之于远,得之于近,识之于近,役之于远。”以齐白石为笔墨技法范本,视齐白石为经典摹本,正如“意深者动深人,意浅者动浅人”,虽然易学好学,他的艺术属于能妙之间,取法乎中,得乎于下,必然失之于艺术,必然僵化,沦为画匠。

当然,我不能忘记,正是齐白石,让文人画走进了世俗,打破了“雅”之文化品味一统文人画的局面,让更多人走近了文人画,带来了世俗新风。

后人学不了齐白石过人的勤奋,老年变法的执着。

这也是齐派弟子们的缺乏。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71-56771633
- 客服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