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资讯 >>艺术市场 >> 800亿骗局的中国艺术市场
详细内容

800亿骗局的中国艺术市场

时间:2014-09-30     【转载】

(摘要:福布斯网站发布Abigail R. Esman文章《800亿人民币的中国艺术诈骗》,揭露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是个巨大的骗局。这个骗局已经冲击全球艺术市场,国际艺术市场受害。)


 image001.jpg


如果你对中国或者其艺术市场稍加留意,你就能知道一件事:根据艺术产业权威们报道,去年世界上最大的艺术文物市场中国已经超过了美国。


这多么令人振惊,但事实并不是如此。


当然,你尽可能去怀疑,但是原因正在变得清晰起来。过去几周里对中国艺术品经销商,拍卖公司官员和其他一些人的独家采访,即使按中国的标准,讹误也很严重,更为严重的是全球艺术市场潜在的危机空前高涨,并且在增加。


三月我第一次对事实真相有一点线索,当时在马斯特里赫特的欧洲艺术博览会上,艺术市场专家克莱尔•麦克安德鲁,提到代表绝大部分中国的艺术市场活动的许多拍卖中的买家正在拒付拍品,一百万美元的买卖,实际上完全可以做到的,当然买家拒付,中国人并不是第一个。


交易活动中的欺骗行为可以在任何地方发生,即使是历史上国际最大的两个艺术市场活动中心即在伦敦的Sotheby和纽约的Christie拍卖行也有过,中国又有什么不同?


答案是肯定的,理由是我已经提到的,问题主要围绕在总部在北京的中国最大的拍卖公司保利。多数中国的收藏家都知道这家公司,而很多西方人却不知道这个国有的公司其实是一家也生产XX的组织机构,或者像他们在自己的网页上所描述的:


更为奇特的是,根据北京的一位艺术品律师Nancy Murphy的话说,所以这是一个独立的法律实体,它的主页上承认“我们是XXX艺术拍卖主体,我们的目的是把中国人的艺术带回中国”。


但更坏的是,根据很多熟悉中国的拍卖骗局所知,即使你从来不在保利购买任何东西,你也可能被拖进去。人为的抬高价格操纵买卖已经严重的扰乱了中国艺术品和古玩市场价值而它们中的很多东西价值并不清楚,这意味着遍及世界的中国艺术品,古玩和古董的购买者将要支付比其实际价值高得多(之前我们统计过赝品暴涨,根据Murphy所述,8%物品由保利提供,而排名第二的中国嘉德拍卖公司也发现了相当的物品。)


最近在上海和北京,Murphy and Melanie Ouyang Lum认为,基本上这些操控行为主要是出于洗钱和贿赂政府官员。观察Lum,“在保利的真相令人z。通常的情形是他们创造出假像去鼓动来自国内外的人们投资中国的艺术市场而非固定资产和人价债券。如果中国把钱要留在国内,它需要更强大的投资工具。”


更多通常被运用的一个主要策略在于贿赂或者多数的中国投资者构筑艺术流通和投资信托。根据Murphy and Lum认为,保利(还有其他多半拍卖公司)通常承诺给卖方物品一个特定的底价,并且允许其自己竞拍。竞拍过程会在这个底价的标准之下停住,卖方将竞得一个承诺价,从而形成该作品记录拍卖价这样的骗局。正如一拍卖公司官员所表达的,“你根本不用付全额”,在这些交易中卖方只需给保利很少的佣金,一夜之间付出微薄的牺牲就可制造出,原本只值50,000美元古董却达十倍高价的报酬。


这样,拍品所有者既可以试着再一次卖出更高的价格,或者更为常用的手段,把它当作礼物送给政府官员,从而提供一非常慷慨的贿赂,至少这种方式其实是“为政府谋利的伟大的手段,既可贿赂官员而又不必大量现金出现或者有文字证据”,一位不愿署名的人说。“中国人常常担心留有文字证据。腐败官员,采用这种方式如果你给某人一书轴画轴,你就不必担心有文字纸质证据被别人抓住,你就没有办法控诉一五万美元的贿赂。”


这样交易的影响深入中国的许多区域。中国古董和文物市场多数主体在大陆,西方人正开始转向这些许多被欺骗为看来是过高的增长和极好的投资机会,毕竞基于这样的信念:一个十一世纪的画卷图轴被某人在保利以某个价格卖掉,许多名气大的公司象中国嘉德,克里斯蒂和索斯比拍卖行就会据其价格对类似作品估值的。如果这些作品在估值范围内卖掉,他们就会使更早时保利的那些骗局合法化。


这就出现了一个大问题:比喻一张十五世纪的画卷是值得Sotheby拍卖价格,或者是保利最终合法的竞拍值----然而可能要低成百上万美元?相距多大?而广大的收藏家和投资者该怎么办?


据Murphy所述,通过控制所谓艺术流通活动人们可以在其再次售卖行为中获得预期利润。“买方,卖方,新闻工作者等每个人都相信保利和西方的拍卖行所持标准不同,虽然这是一个普遍持有的信念然而未被证实。曾有一个来自大陆的艺术经销商对我说过‘谁在审计保利?’在某些方面可能更大。”


 image002.jpg


保利的某些人断然否认了所有的指控,尽管三个独立和许多税收相关文件已经为我证实了这件事实。拍卖师纽约代表Daniel Tang在一封邮件中指出:关于保利拍卖公司的不诚实的艺术品拍卖价格的所有指控,以及客户和管理层相熟却竞拍他们自己的作品,我们公司没有参与这些非法活动。保利拍卖坚持对我们的客户诚实,公证;我们坚持保持最高的操作标准。“


幸运的是这些骗局只对中国是有用处的,也有一小部分中国艺术品的西方买家,这些人大部分关注中国当代艺术品的很不同而且是少量的艺术市场(虽然它们也有自己的问题)。


但是这些作品的市场最近也冷却下来了,排名在保利后面的中国第二大拍卖公司中国嘉德总裁王燕兰指出,年青的中国藏家们正开始寻找名气小的艺术家们,并给他们支付现金。


还有王小姐说她也在寻找象在美国学习过的刘丹,在中国和San Francisco刘华义的一些当代山水画作品。即便这样她也说,“因为中国经济的紧缩,所以现在很难获得委托出手的作品,收益也在减少。:当然,代表性作品依然可获得很好的价格,甚至可达二千万美元或超过。如果她们的情形属实,按Murphy估计那不是常有的情况,在中国的拍卖和画廊里有80%的作品不存在冒险性,中国当代艺术品和当代中国画与书法作品的藏家们也一样。


她说:“我们知道在中国的艺术领域有一个共同的认知,过去十年中国的赝品在大量增加,随着买家大量增多,制造赝品就成了速成方案,实际上销往的赝品比例也在增多,当你谈到这些作假的共性时,几乎每个人都有赝品,当你审视中国第一第二的拍卖行保利和嘉德,你甚至不能指望40%作品是赝品。”


显然这种趋势已经进入国际:现代艺术的伪造正在西方市场出现。最近Vancouver Sun报上有篇文章引述了 Vancouver拍卖公司Maynards的亚洲专家Hugh Bulmer的观点,他宣称注意到在Vancouver人们试图送出中国艺术品的复制品当作原作,这样迹象在增加。他说“市场上充满了复制品,你几乎能担保上周在香港一百万美元卖出的东西,它将会在这一周被复制并出现在温哥华的大街上。”


当然香港市场不同于大陆的,香港的收藏者们在处理他们的交易中已被西方化了,并对中国当代艺术显示出更强的兴趣,而大陆市场则突出古玩和古迹。但趋是惊人的,特别是当中国以外的许多作品的投资仍在讨论中:这趋势将会打住吗?事实上一些和我交谈的专家们都感到,中国当代艺术热潮已经死了,也不可能被点燃,部分是由于在大陆不稳定的政治形势,一部分是由于许多中国当代顶尖艺术家们的工作室缺乏敬业精神,很多作品甚至由其助手在流水线上制作,艺术家也不监督。


另外画廊正被关闭,艺术家们正以惊人的频率被扣押正如其他世界的艺术雇员们一样。关压和困扰引出了更多引人注目事件,如有争议的画家艾未未;据Lum所述,在798政府所管制的艺术区开展览,警察要检查是否有争议。她说“我曾经看到过一个展览开幕,一周后被关了,再重展时,某些艺术作品不见了。许多画廊被直接关闭了,他们一直都做得很好,所有一切和某人的权力相关联。”


这还不仅仅是对艺术家们,面对着正在增长的财富,政府也在打击艺术交易,审查猖獗的税务欺诈和来自国外艺术品的进口骗局。(Murphy目前是来自北京的德国艺术管理者,Nils Jennrich曾经因为试图低估艺术品进口关税而被拘留)这会影响多少西方的艺术经销商,比喻象Pace他正大力悼念中国艺术品,这些天仍能看见他,但一些人私下里说为了自保,他们将不得不按“中国习惯”做事。


所有指向的这一艺术事件可能超越地方而影响全球市场。同时在中国为130亿美元市场泡沫的争夺战在加剧。这对国家未来意味着什么呢?但是收藏家和国际艺术市场观察家们没有必要成为受害者。


作者:Abigail R. Esman

来源:《福布斯》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71-56771633
- 客服
微信扫一扫